第二章村民由来(下)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老张头本来想在破庙过夜,但一想破庙又没神明又缺少人气还不如旅馆有安全感。开了一间房,就按瞎子说的门前撒三道符灰,窗前撒三道符灰,然后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地听着外边的声音。

    午夜时分,大风吹的屋顶啪啪作响,老张头耳边隐约传来令人熟悉而心颤的声音,“爹,你来了啊!为什么不去找我,还住在这破地方”。老张头紧紧攥着被角,身体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但他谨记瞎子说的话,不看不出声。

    这时又听他儿媳细声细语的说道:“爹,您别怕,当年是我们不懂事,这些年我们在下边已经受尽了刑法,这次大老爷开恩!特意让我们回来尽孝,了解心愿,好投胎做人”。老张头听提起当年,老泪纵横啊,儿子可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老伴走的时候孩子才一岁,就算铁石心肠也养出感情来了。

    转瞬又听他儿子说道:“爹,我知道您怕我,但您好歹看我一眼,让我们了却心愿好投胎做人啊”。老张头听儿子说看一眼才能安心去投胎,心理就软了几分,他把被子掀起一条缝隙向门外看了过去。

    霎时间好悬把他吓死,只见门外两个身高过丈全身长满黑毛的怪物,红眼大下巴,嘎巴嘎巴在那说话呢,还好门前有三道河水阻止了他们进屋,但老张头看这一眼,两个怪物就过了一道河,老张头肝胆俱裂忙蒙上被子,堵上耳朵。

    虽然他堵上了耳朵,但他儿子的声音依然清晰的飘到了他的耳边,“爹,您别害怕,我变成这样还是因为您把我砍死以后扔进乱葬岗被野鬼咬的”。他儿媳又说道:“爹,咱妈也在下边呢,还让我给您带来点东西,您看看是什么”。老张头又不是傻子,明白看一眼这两个鬼物就过一道河,任凭儿子和儿媳说破了天他也不再看一眼。

    这时一声鸡鸣从四近啼叫起来,但外边的声音并没有消失,他儿子和儿媳依旧唠唠叨叨说个没完。直到东方的天空亮起一抹鱼肚白,外边才没了声音。天朦朦亮了,老张头依旧不敢看外边。隐隐约约老张头听见旅馆的伙计干活的声音,他才起身收拾东西去找算命瞎子。

    当老张头来到昨天约定的地点,瞎子正抽着烟袋等他呢!老张头赶忙上前把昨天所见说了一遍。瞎子听完脸沉了下来,沙哑地说道:这下有点麻烦啊!你儿子儿媳已经算上恶鬼了,他们的样子也不像心愿为了的鬼魂,应该是趁着鬼差睡觉的时候,偷偷上来的恶鬼,白天也能短暂停留,这下难办了。

    瞎子沉吟了一会,从包里翻出个黑驴蹄子和一把木梳交给了老张头,“拿好了,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回家以后找到你儿子和儿媳的尸骨,最好是修一座庙镇住你儿子儿媳”。说完拿出剪刀和纸片在那捣鼓起来,不大一会,扎了一匹纸马,“闭上眼睛,听我说,活命全靠这几件东西了”。瞎子用马的纸尾在老张头手上打了死结,然后悠悠的说道:“千万别在睁眼看这匹马,否则法术就不灵了,无论听到什么千万别答话,如果感觉那东西离你近了就先把黑驴蹄子扔出去,然后在把木梳扔出去”。老张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懂了。

    只感觉这匹马如同飞了起来,飘飘忽忽的向着村子飞去。就在这时只听耳边呼呼生风,老张头儿子和儿媳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爹,您怎么说走就走了,连个招呼都不打,要走也行,最后喊我一声儿子,我好去投胎,以后您过您的日子,我们走我们的奈何桥”。老张头死死闭着嘴,就是不答话。

    忽然感觉有只毛茸茸的爪子抓住了他的腰带,老张头赶慢拿出黑驴蹄子向后边扔了过去,只听一阵鬼哭。老张头又把木梳也扔了出去,木梳迎风而长,慢慢变成了一座刀山,儿子和儿媳的声音在渐渐远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尾慢慢从老张头手里滑落,他猛地睁眼一看,原来已经到了村口,此时烈日当空已是中午。老张头向纸马看去,只见那匹纸马像似染了油漆,血红血红的,老张头挖了一个坑把纸马埋了起来。

    趁着阳光足,老张头回家拿上工具就去了乱葬岗,儿子和儿媳的尸骨被野狗叼走了几块,老张头收拾收拾剩下的尸骨,把尸骨也纸马埋在了一起,又在上面建了一座马王庙。

    几年以后老张头在马王庙捡了一个男孩,起名张神马,这张神马就是我爷爷了。爷爷知道这故事以后把村名改成马家奠,后来那个奠字不好刻碑,就改名马家甸了。

    张神马十三岁的时候做了个梦,老张头的儿子儿媳偷上阳间,阴间那鬼差被下了油锅,因为事情牵扯,张神马就代替了其职位,成了鬼差,但他是阳人执阴,只能在梦中收些孤魂野鬼,或者勾三灾之人的魂。

    什么是三灾,人有三灾九难,人这一生三起三落过到老,这三落就是三灾,不是每个人都能平安渡过三灾,这得看你命硬不硬还得看有没有贵人相助,比个例子,一个人80岁的寿命,20‘40’60‘分别有一灾,过了就能活80,可是你碰见勾魂鬼差,可能20岁就去报道了!三灾也能被外力化解,那就是平常多做善事,善事做的多自然逢凶化吉。

    鬼差勾魂就那么几招,离不开‘勾,真’,什么是勾,就是不能直接杀死对方,这样会沾因果,只能变方的害你。什么是真,比方说,我入梦中变成皇帝然后找到你,要砍你脑袋,你愿意被杀吗?所以这个勾魂不但离不开真字和勾字。

    入梦也受距离限制,远了现在的我负担不起,时间久了或远了都会导致勾魂失败(醒来),鬼差千变万化,但不能改变环境,说简单点就是给你制造幻觉,这幻觉可不像电影小说那样,明明你在家里玩电脑,突然让你在人民广场玩电脑,电脑也不可爬出个葫芦娃喷火喷死你,书不尽言,我会慢慢讲怎么勾。

    勾魂不是说勾谁就勾谁,我家从爷爷那辈开始,哪怕不传掌纹字,也要传要饭的碗,这碗跟普通碗区别就是到上水,碗里的水会像洗衣机一样转,然后像电视一样播放一段某人的生活记录,这个人就是三灾之人,也是将死之人,然后我就睡觉去勾他(她)。

    我父亲掌纹字爷爷传的,我是过阴以后自己有的,阳人执阴这事不能对任何人说,传字也不能传13岁以下。

    我父亲发现自己掌纹的役字变成双人字,对我说不愿意我做行当,所以没传给我,但人算不如天算,这差事还是找到了咱们家,一旦掌纹变成双人字,就活不过七天了。

    他临终前对我说,这不是人干的活,让我心存一念,遇事多忍,忍一忍,饶一饶,忍字到比饶字高,当时我还不太懂,认为他就是妇人之仁,连自己的基本工作都没做好,还来教我,我可是入过阴的人,梦中我但千变万化,身体比黑客帝国尼奥还灵敏。

    我只想知道我母亲是谁,叫什么住在哪。这些年村里人对我可不怎么友好,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没妈的孩讨人嫌,可他最后还是没对我说母亲的事。

新书推荐

重走修仙路大王不高兴赘婿之途上门瞎婿上门金龟婿都市最牛赘婿落霜绝对女婿我有一戒我家系统没有用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