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给我跪下

    虽不见鲜血,未见尸骨,可此时的十号包厢却如同浓烟滚滚的战场,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杀伐之气。

    秦家乃是江城十大世家之一,无人不知秦家的能量。

    秦家一怒,整个江城都要抖上三抖。

    “家主,他们到了。”一个小厮上前报告。

    瞬间,秦东来痛恨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暴戾:“好,很好,他们还真敢来,你们断我孙儿一条腿,今天你们便留下性命来陪葬。”

    ……

    不多时,单林、叶天阳以及叶鸿便来到了十号包厢门口,当看到十号包厢内的景象时,三人的脸上均闪过不同的表情。

    叶天阳有些意外,叶鸿有些担忧,单林则有些许惊慌。

    不过很快他们便走了进去,是时,厅堂之内所有的目光都唰的一下子转移到了三个人的身上。

    所有的目光各不相同,有痛恨、有愤怒、有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三个人碎尸万段,也有同情。

    “秦东来,请问你请我们来,是有什么事吗?”坐下之后,由单林开口。毕竟单林现在的身份是少爷,江海集团之主。

    此话一出,整个厅堂的目光自然是齐刷刷转向了单林。

    江海集团背后有个大少爷的传言由来已久,他们自然知道。

    不过只闻传言,却未见其人,自然会有所好奇。

    “叶董,请问这位是……”秦东来看向了单林,故作疑惑。

    虽然此刻秦家摆开了架势,不过却并不打算直接撕破脸。

    “秦家主,这位正是我家少爷。”叶鸿回答。

    “原来是少爷,少爷,请问江海集团,你能否做主?”

    “搞笑?江海集团不是少爷做主,难道是你做主?”一旁的叶天阳冷声回答。

    秦东来看了叶天阳一眼,老脸拉了拉,并未理会,而是又将目光转向单林:“少爷,你若是能做主,我要请你替我做一回主。你身边这个保镖,打断了我孙儿的一条腿,我要他为此负责。”

    听到这话,单林故作难堪的皱了皱眉,随后道:“这事我也有所耳闻,请问你想要他怎样负责?”

    “我要他为明儿的那条腿,给我偿命。”秦东来的话突然出口,气氛为之一变。

    叶鸿、单林跟叶天阳眉头都瞬间皱了起来。

    “秦家主,你这个要求怕是有点过头了。江海集团的保镖,也是江海集团的人,凭什么给你孙儿的一条腿偿命?”单林的语气,也充满怒意。

    听到这话,秦东来却是一点不在意,那苍老的脸上闪过一道嗜血的喋笑。

    “少爷,你问凭什么?就凭我秦家也足以撼动你江海集团,若是我秦家全力反扑,拼个你死我活,你江海集团不会遭受重创?另外……”

    “另外什么?”单林问。

    “另外少爷,你难道还没有搞清楚情况?你们三人的性命现在皆在我手里,你是愿意要自己的命,还是要保这个保镖的命?”秦东来冷眼看着三人,如同盯着三只蝼蚁。

    秦家人此刻也将冰冷的目光投了过来,眼中尽是讥笑和恨意。

    然而,面对他们的目光,三人却是不以为意。

    “那秦家主,你打算让他怎样为你孙儿的断腿偿命?”单林疑惑。

    “我要他当着秦家人的面,自刎偿命。”秦东来冷冷说着。

    “那要是不这么做,会怎样?”单林接着问。

    “那你们三人,今天都走不出这里。另外,江海集团会在一夜之间消失在这个世界。”

    秦东来语气淡然,似乎这一刻他已成了这三人的主宰。

    只是,他似乎忘记了,秦家于江海集团,依旧只是蝼蚁般的存在。

    ……

    叶天阳听着单林跟秦东来一来二去的对话,那张脸也逐渐的变得越来越冷。

    秦家虽是蝼蚁,可叶天阳还是打算给他们一次机会。

    毕竟他现在要重新收回家族的产业,动则必伤,收回来的产业也必将遭受损失。

    可现在他看到了,根本没有和平收回的可能。

    “秦家主,你胆子是不是也太大了,你难道还敢杀人?”单林的语气微变。

    秦东来的眼中却闪过无边的暴戾:“别说的那么夸张,我不过是将你们从这世上抹除罢了。少爷,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只要这个保镖立刻自刎谢罪,你跟叶董都能安全的走出这里。”

    秦东来眼中满是戏谑,等着单林的决定。

    但就在这时……

    “秦家主,你会不会太乐观了,错判了局势?你凭什么以为,你能留住我们?”叶天阳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秦家人的目光忽然转向了叶天阳,眼中爆发出一阵恶毒。

    “你叫叶天阳?哼,你不过是叶鸿身边的一条狗而已,你竟然敢将我孙儿的腿打断。你难道以为,叶鸿真的能保得住你?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怎么当着叶鸿的面,让你死在我面前。”

    听到这话,叶天阳面色依旧平静:“秦家主,你的底气是什么?是你这一屋的饭桶?还是你秦家一帮的废物?”

    “你……你竟然还在逞口舌之快?”

    叶天阳这时站了起来,朝前走了两步。整个人身上的气质,早已在不知不觉发生了变化。

    他是叶孤狼,北境叶家傲然独立的时候,令整个北境蛮族闻风丧胆。

    他更曾于十万敌军中,傲首而立,一个眼神吓得十万大军魂飞魄散。

    叶孤狼便是一个骄傲的代名词,容不得一丁点玷污。

    可此刻,他却在这里被家族曾经的一个下人逼着去死。

    谁给他的脸?

    ……

    “好,既然你们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就成全你们。”秦东来冷冰冰的说着,突然竟拿出一部手机拨打了出去。

    而叶天阳静静站立注视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可以开始了,立刻清洗整个江海集团在江城的产业。”秦东来对着电话那头命令。

    此话一出,整个厅堂气氛为之一变。那些秦家人脸上都充满冷笑,竟然露出可怜来。

    “少爷,现在我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是要保镖的命,还是要你江海集团的产业?据我所知,江海集团这次来江城,几乎是倾巢出动,百分之五十的产业都已经搬来了江城。只要江城这部分产业一倒,你江海集团随即便会飞灰烟灭。”

    为了今天的晚宴,秦东来早已经做好了布置。虽然这些布置在解决了三人之后也可以进行,可他就是想看着叶天阳绝望的在自己面前自刎。

    面对秦东来的话,单林跟叶鸿嘴角抽搐了一下,惊讶的朝叶天阳看去。

    其实他秦东来做了布置,江海集团又怎会没做布置?叶天阳既然决定参加晚宴了,那当然也意味着,已经决定将秦家产业收回了。

    “秦家主,我觉得你还是想打电话问问秦家产业的情况吧?”单林苦笑道。

    此话一出,秦家众人纷纷露出疑惑的表情。

    随后秦东来脸上的笑容消失,转而变成了不安。

    “你,你说什么?”老脸微变,正疑惑不已之际,他秦家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

    “家主,不好了,秦家所有的产业全部受到江海集团的冲击,损失惨重。”

    “什么?”此话一出,整个厅堂的秦家人全部噔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秦东来浑浊的双眼简直要气得淌出血来。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好,既然如此,我也顾不上许多了。今天这个保镖必须死,你们也都别想从这里走出去。”恼羞成怒,秦东来已然彻底疯狂。

    秦家产业虽然遭受冲击,却并没有倒下,只要这三个人死了,一切还有机会。

    说到此处,秦东来突然一招手,四周那些保镖纷纷涌了过来。面目嗜血,他们均是秦东来从各地网罗而来的雇佣兵、拳击手甚至是杀手。

    出手狠辣。

    眼看秦东来动手,秦家人纷纷避让。而单林跟叶鸿明显的有丝丝惊吓。

    至于叶天阳,他依旧静静的站立在大厅中央,平静得就好像出尘的仙人。

    “秦东来,你们秦家果然好大的胆子。”面对四周的嘶吼之声,叶天阳的声音却无比的平静,充斥着一丝冷笑。

    这声音不大,可全场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秦家的存亡就在你一念之间。”

    秦东来听到叶天阳的话,竟莫名的感觉到恐惧。

    那像是什么?一只兔子听到了震彻山林的虎啸。

    可此刻,他已然疯狂,哪里顾得上这许多?

    “我要这个保镖死,谁能取他性命,来我这里领赏。”重重说着,秦东来坐了下去。

    砰砰砰……

    可秦东来还没坐稳,厅堂之中却突然响起震彻的巨响。等秦东来朝前方看去的时候,整张脸直接变成猪肝色。

    厅堂正中,只有一人站着,所有的保镖全部都躺在地上痛苦嘶嚎了起来。

    秦东来老脸一变,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浑浊的眼中释放出一阵恐惧。

    赶紧招呼自己身后那几个如钢筋铁骨的人。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迎来叶天阳一声冷喝。整个身体竟一下子从椅子上滑倒。

    “给我跪下。”

新书推荐

王婿第一废婿我为王者何时天晴最强弃少不败龙王最强夫婿重走修仙路大王不高兴赘婿之途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