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裴矩大战石之轩

    剑心通明!

    除慈航静斋开派祖师地尼外,传承三百多年至今,趋至这等境界的,只有寥寥数人。

    而这一辈,更是一人都没有。

    最强的静一师太,不过是心有灵犀之境,实力略胜过两个曲傲,在江湖上虽然能够傲视同道,但与大宗师相比,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

    即便如此,她参悟《慈航剑典》数十载,对于自家门派的最高剑道境界,自然熟悉。

    毕竟心心念念。

    所以当来到院外,感受着那股气息,静一师太立刻不可置信地发现,那正是剑心通明的感觉。

    但不可能啊!

    仅仅十天!

    这一刻,她再也维持不住佛心妙态,身形一掠,几乎是扑入院中。

    印入眼帘的,是一道无懈可击的身影,一柄紫意盈盈的长剑于右手平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仿佛日月经天,江河行地,永恒不动,伟岸超凡。

    剑道亦可为天道。

    剑心通明的境界,就是佛门追求的圆觉清净,与天道相合的一种境界。

    当然这种所谓的相合,不是仙侠中的合道,而是将自身的小天地与外界的大天地紧密相合,以剑心为桥梁,内外通澈,明悟一切。

    真传一句话,假道万卷书,说白了,不是什么特别难以理解的境界,但如何达到,确实千难万难。

    而这一刻,静一师太仔细观察着裴矩的境界,目光一清,定下心神。

    因为她发现,这不是剑典的剑心通明。

    从裴矩的身上,她没有感受到心有灵犀的气息波动,而是另一种更加浩然纯粹的真气。

    或许是儒家所传?

    想想裴矩原本的大宗师境界,她也释然了。

    剑心通明是一种纯粹的心灵境界,并不代表绝对实力,掌控剑心通明之境,不见得就是大宗师,可反过来,大宗师是走上天人之路的巅峰存在,他们要掌控剑心通明之境,难度自然要低上许多。

    高屋建瓴。

    当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裴矩就能借助剑典做到这一步,更证明了他的天纵之才!

    击败“狂雷”赫哲,绝无侥幸!

    那魔头石之轩,恐怕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太好了!

    “阿弥陀佛!”

    黄尚从天地感悟的沉浸中脱离,就听到糟心的佛号,转身看向静一师太三人。

    看着这位一分苦涩、三分向往、五分释然和七分欣喜的表情,黄尚估计,静一师太想多了。

    他的天赋,虽然经过黄裳与石之轩的叠加,冠绝当世,但还没夸张到十天就能把《慈航剑典》完全吃透,再以自己的武学展现剑心通明的地步。

    究其根本,还是佛门和魔门创始人的关联。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佛魔创始人,还有相爱相杀的一段经历,两人各自创出的《天魔策》和《慈航剑典》内,都有对《战神图录》的些许参悟,包容了对方的精华。

    所以有这么一说,仙胎魔种,各走极端,源头则一。

    既然源头则一,那又是两极对立的两种力量。

    黄尚最擅于处理和转化的,就是这类对立。

    所以他此时的剑心通明之境,其实是在魔功的基础上,施展开来的。

    就不知道静一师太知道真相,会不会咯的一下子抽过去……

    心地善良的黄尚没有告诉她,看着尚明月和年长就不配拥有姓名的隐脉女弟子,露出了征询之色。

    静一师太倒也没有隐瞒两女的身份,慈航静斋做事向来如此,她们并不说谎骗人,却能达成自己的目的。

    “见过山长。”

    等到静一师太引荐完毕,尚明月俏生生地行了一礼,小小年纪,仪态就已无可挑剔。

    “很好的孩子,我就收下了。”

    黄尚微微一笑,带着她们来到书房,摇了摇铃,很快助教裴仁基到来,轻声吩咐起来。

    其实也没什么好吩咐的,就是为了赶上进度,给尚明月布置两倍的作业。

    如果撑得住,三倍也不是不可以。

    眼见尚明月被妥善安排,静一师太安下心。

    “请斋主稍候,我们准备动身吧!”

    而黄尚也顺便安排了他走之后,书院的教学进度。

    毕竟裴矩这是“首度”离开书院远行,一切都需要安排妥当,不能用高科技传输作业了。

    万事俱备。

    裴矩出山。

    ……

    ……

    长安城遥遥在望,静一师太掀起了马车的一角,朝外扫视了一圈,确保无碍。

    裴矩作为北齐的大宗师,是北周的眼中钉肉中刺,以宇文邕的枭雄心性,一旦发现他的踪迹,肯定派出大军围剿,所以此行必须谨慎。

    一路之上,佛门可谓倾巢而出,无论是寺院的接应,还是信徒的相助,都保护着这架马车,稳稳地往长安城而来。

    里面,承载着佛门的希望——

    大宗师裴矩!

    双肩扛起佛门的期许盼望,黄尚也近距离地感受到,这个宗教渗透向社会各阶层的方方面面。

    信仰是一种精神的崇拜,一种心灵的寄托,也能成为一股力量的源泉。

    越是遭到压迫,越能迸发出寻常时期想象不到的可怕力量。

    此时那些被强迫还俗的佛教徒,就是如此。

    宇文邕的手段已经够狠,推倒佛像,拆毁寺院,再令僧尼还俗,服兵役劳役,务农劳作,上交税收,并有各自驻兵监督,若有公然违背者,按律法严惩不贷。

    但那些僧人,白天哪怕再苦再累,晚上依旧诵念佛经,甚至默诵经文。

    长出的头发,并不能阻止他们的佛心。

    越是要劳作要服役,他们越想着佛门的好,礼佛之心越发虔诚。

    所以如今北周所做的,不是灭佛,只是压佛。

    灭的是精神,是传承,是信仰。

    信仰一日不绝,死灰复燃的速度,就会超出任何人想象的快。

    压,只是一时的压制。

    如弹簧,必会触底反弹。

    所以静念禅院要收集各寺的佛经典籍,而宇文邕要毁去所有的佛经典籍。

    双方都看出来了,僧尼不是关键,这些才是关键。

    佛经典籍一毁,就是釜底抽薪,佛门就算反弹,那也是最后的余辉了。

    关键一战,还在静念禅院之中。

    入了长安城门,静一师太轻舒一口气。

    她想要邀请黄尚直接入住静念禅院,却遭到婉拒,显然这位大宗师愿意来帮忙,但自有骄傲,她也表示理解,只能先将他安排在长安城中。

    这里虽然是北周的都城,但由于人数众多,危险系数反倒不大。

    毕竟以大宗师的精神境界,感应能力,但凡有大量士兵调动,都瞒不过他们,想走轻而易举,根本谈不上合围之势,反倒是野外危险更大。

    所以她一路上十分,等送入了长安城中,也就安心了。

    “小心!”

    一路上紧张的心绪,稍稍放松下来,以静一师太的武功佛法境界,都不禁有了放松。

    就在这一瞬间,她的耳边突然响起凝重的提醒,同时紫光闪过。

    紫雷出鞘。

    这位云淡风轻的大宗师,佩剑出鞘了!

    “不好!”

    电光火石之间,静一师太就意识到不好,但她已经来不及反应,一个拳头突然撕裂马车的木板,从下方轰来。

    这一拳没有什么虎啸龙吟,惊天动地之势,可从静一师太的角度,恰好看到那轰破的木板,正是一个规则型的圆洞,可供手臂伸入,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浪费。

    如此登峰造极的控制力,代表着这一拳蕴含的劲气,将毫无保留地轰入体内,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告诉她,如果挨上,她不死也要重伤!

    铮!

    所幸就在这一刻,紫雷剑后发先至,与拳头轰了正着,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金铁交击声。

    “魔门补天阁!”

    得到缓冲,静一师太身形如电,直接破开马车,落在了街上,心有余悸。

    刚才那突然袭击,让她第一时间联想到了魔门补天阁的刺杀之道。

    而石之轩正是出身补天阁与花间派,身兼两家之长,再一一整合魔门其他六脉,才有了如今的滔天魔威。

    虽然与大石寺的感应略有不同,但想到当时所见石之轩,就有一种千变万化的可怕气质,甚至能演化佛门高僧的气度,那就不奇怪了。

    气息可以变化,实力骗不了人。

    魔门秘术层出不穷,对方此时发难,必然是忌惮于裴矩的强大,要对两位正道大宗师各个击破了。

    静一师太分析之际,风声倏然而过,两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她立刻感到,是裴矩故意把石之轩往城外引走,显然是防止大宗师交战的余波,殃及到普通百姓。

    她想要追,但想到刚刚那极致力量的可怕一拳,还是往静念禅院而去。

    必须赶紧通知“圣僧”了空。

    那才是对“散人”裴矩的最大帮助。

    ……

    ……

    黄尚自然要把陈猛往外面引。

    相貌体型,言行举止,都能骗人,唯独武功骗不了人。

    如原剧情里,双龙戴上鲁妙子的易容面具,就能开上四五个马甲,到处浪荡,那不是别人瞎了眼,而是他们与众不同。

    嗯,一定是这样。

    陈猛没有与众不同,他现在外貌虽然经过了易容,身形也还算接近,但破绽很多,是不能打全场的。

    所以黄尚要制造出的,除了最初的一拳一剑外,就是一个两位大宗师级交锋的战场了。

    这个地方早就选好。

    两人一前一后,奔出十数里,来到长安东郊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黄尚停下,原本儒雅谦和的气质陡然一变,变得霸气无双,魔威滔天,负手而立,足尖离地:“你要的一战!”

    “不愧是盖世邪王!”

    陈猛见到如此自然而然的气质变化,都不禁啧啧称奇,然后抛开杂念,双目精芒爆射,一拳轰出。

    他的动作永远是这么的简单明了,威力又是奇大,之前黄尚只以为对方强大在根基牢固,循序渐进而来,但现在晋升为大宗师,又得到了当世两大奇书,武学境界更上一层楼后,再看陈猛,又发现另一个关键——

    整体合一。

    低武武学,大多专注于一条经脉路线,运功之际,由下丹田起始,经由一个个穴道,一条条经脉,最终到达拳脚之处,再喷发出去,比如六脉神剑。

    中武绝学,这点其实没什么变化,顶多涉及的穴道和经脉更多,并且不再执着于拳脚,还能从周身透出,形成力场,比如阴癸派的天魔大法。

    可陈猛出拳,调动的却是全身上下每一分力量。

    外在的脚、膝、腿、腰、肩、手,内部的骨骼血肉、五脏六腑、经脉穴道,每一处都在最大功率的供应力量,让黄尚莫名想起了《长生诀》。

    这确实有点像《长生诀》的上古练法,体内七条运功路线,同时发功,复杂到了极致,却又真正做到将自身之力熔于一炉,彻底发挥。

    “好!”

    黄尚眼中浮现出见猎心喜之色,举剑刺出。

    霎那间,拳锋的一点就与剑锋的一点,以针尖对麦芒之势轰在一起。

    锋芒迸射!

    一点发力,全面震荡!

    嘭!

    一圈清晰的冲击波以两者交锋处为圆心,向着四周荡开,瞬间将周围的野草大树刮得直欲倒塌。

    而这仅仅是热身试探。

    试探之后,两人同时收拳收剑,再度打出第二轮攻击。

    好不容易等来了这无外人干涉的巅峰对决,陈猛再度保留,舌下扣着的一枚丹药吞下腹中,狰狞的经络,顿时遍布周身每一寸皮肤,整个人变得庞大,至刚至强,又能至阴至柔的拳意贯穿全身,抬手间轰出千百道拳劲。

    一时间拳劲破空,仿佛有一只炮口轰轰轰,接连喷射出上百枚炮弹,铺天盖地地向四周覆盖轰炸过去。

    他这不是浪费,因为这一刻,他的四周真的出现了无数的雨点一样的锋芒,似暴雨,又如流星,降落下来。

    每一拳迎上每一剑。

    足以撕裂空气的拳劲,不能动摇剑芒下落的速度。

    每一剑刺入每一拳。

    足以刺穿金铁的神剑,也未能钻破那二次爆发的内敛拳劲。

    剩下的,唯有如火焰般的冲击波纹,猛烈扩张。

    轰隆隆!

    轰隆隆!

    周围的环境遭殃了。

    在无与伦比的劲气洗礼下,犹如小范围的末日洗礼,别说花草树木,简直看不到一块完整的土地。

    而这仅仅是开始。

    雷光电闪,电掣星驰。

    两人越打越快,越打越强。

    陈猛的每一拳,都是千锤百炼的完美经典。

    黄尚的每一剑,都是无可复制的巅峰一击。

    于是乎,两人全身上下的力量不断沸腾,一股生命层次的奇妙变化,似乎诞生了。

    那是……

    全面超凡!

新书推荐

王婿第一废婿我为王者何时天晴最强弃少不败龙王最强夫婿重走修仙路大王不高兴赘婿之途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