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打消怀疑的顾熙

    “你倒是挺有信心!还放马过来?当你是将军骑马出征?”

    顾嘉瑶吞咽果子,一抹薄怒挂在俏丽的脸上,脸颊红晕,眸光明亮,更添几分魅色。

    亦喜亦怒总是情。

    石泽耳朵有点热,方才他的手指碰到了柔软的嘴唇,心跳特别快。

    红晕从他耳朵蔓延到整张脸,石泽如同燃烧了一般,有使不完的力气。

    什么算计?

    什么理智?

    石泽直接站起身,“我有点热,先去外面待一会儿。”

    走出门,凉风拂过脸颊,石泽脑子出了倾慕女子的粉红泡泡之外,恢复了一丝理智。

    隔着一扇门,他无需直接面对顾嘉瑶。

    “我纵然不如睿王骑**湛,但也不是不敢一战。”

    “……”

    顾嘉瑶很无语,最近师兄有点飘啊。

    同以前的憨厚形象不大一样。

    当然他性情一样善良淳厚,许是读书多了,再加上帮着蒋氏处理生意,接触的人多,也不再似以往混在社会的底层,石泽有了明显的变化。

    他更有自信,面对身份地位高的人也更从容。

    再也不是以前他见到监工都紧张的石泽。

    顾嘉瑶欣慰他的改变,也更喜欢此时的石泽。

    码头上的扛麻袋的石泽让顾嘉瑶同情。

    自信有风度的石泽才是让她喜欢的人。

    不过,石泽激动了就爱劈柴。

    庭院中,传来砰砰砰的砍柴声。

    顾嘉瑶端着茶盏站在窗前,望着挥动胳膊劈柴,他精瘦的腰身,修长大腿,肌肉线条,标准的男模身材。

    她有坐在秀场看秀的感觉。

    汗水顺着石泽英俊的脸颊流下,没入衣领之中。

    顾嘉瑶珉了口茶水,按赞一声,真是可爱。

    “这是在瑶瑶那里受了刺激?”

    一旁的厢房,蒋氏同顾熙两人也向庭院张望,两人脸上都带着轻松惬意的笑容。

    显得对石泽很满意。

    蒋氏嗔了顾熙一眼,“你都教了他什么?我记得以前,我没收你送的围巾,你也在知情点劈了一夜的柴火。”

    “你被叫去相亲,我还在山丘上站了一天等你呢。”

    顾熙在石泽身上看到昔日的自己,冲动,青春,懵懂。

    为倾慕的女子总做犯傻的事。

    石泽现在挥汗如雨,心里却是甜蜜蜜的。

    蒋氏捏了顾熙一把,“我不让你着急,你会直接说出来?”

    “同你说个有趣的事。”

    顾熙压低声音,“昨我碰见睿王殿下,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隐隐觉得睿王和阿泽有点神似。”

    “你糊涂了?睿王怎么可能同阿泽神似?”

    “你还记得那个整容的逃犯吗?”

    顾熙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只是一个照面,我就觉得在我面前文质彬彬的人分外眼熟,你们都说他是知名教授,发表过多少的论文,不可能是穷凶极恶的人。”

    蒋氏想起轰动一时的案子。

    顾熙说道:“最后头发比对,指纹比对是一个人,当时我顶住多少的压力?有多少人都同我说,是我判断错误?让我向他道歉?”

    “睿王同阿泽?”蒋氏摇摆不定,毕竟丈夫以前的战绩太过彪悍。

    顾嘉瑶当时年幼不知道这些事,同他一起经历的蒋氏都记得清清楚楚。

    “不是一个人。”

    顾熙说道:“这次应该是我看错了,睿王的举止习惯和石泽完全不一样。”

    他指着外面的劈柴人,“你能相信睿王殿下会因为咱闺女就做这事?”

    蒋氏摇头,“不是更好,咱们把瑶瑶交给石泽也能更放心。”

    顾熙笑道:“阿泽很好,睿王……啧啧,咱们可不敢脱底,以咱们的心机可玩不过他们。”

    “的确如此,以前我看那些宫斗剧都头疼,身临其境只怕更凶险,毕竟电视剧都是当代的人杜撰写出来的。”

    蒋氏心有余悸,“可我们却真真正正生活在宫斗剧的时代,接触的人也都是纯正的古人。”

    “就说宁远侯吧,不是你以前学的本事,以及运气好,咱们一家怕是早就被他算计死了,哪还有进京的机会?可就算你受了苦,也没抓到宁远侯的罪证。”

    蒋氏叹了一口气,顾熙扯起嘴角,“等我入京,他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到底他是皇上的妹夫,比皇上更亲近。”

    蒋氏对此很在意,顾熙说道:“在皇家,亲生父子自相残杀的事还少吗?被皇上诛杀的公主驸马不在少数。当今皇上重视睿王,我估摸他对这个嫡亲的妹夫也就那么回事。”

    “驸马犯事被贬被杀,公主自然会另外选驸马。”

    顾熙一派坦然,“最近我读了不少存放在书房中的史书,有不少书卷都落灰了,原来的人很少翻看。”

    原主的时间都用来练习书画。

    好不容易把书画同名士气度练到满级,白白便宜了顾熙。

    掌握满级的书画技能,顾熙只能使出六七分来,毕竟不是自己练出来的,还是有所欠缺。

    不过应付一般的文会足够了。

    顾熙轻声说道:“我隐隐找到不崩人设却能升官发财的道路,以后我许是能不再被人设所束缚,也不用依靠阿泽这个外挂。”

    “嗯?”蒋氏面露惊喜,“真的?”

    顾熙维持人设是最难也是最为痛苦的。

    相反蒋氏同顾嘉瑶轻松许多,也不容易崩人设。

    顾熙意味深长说道:“名士是什么?空谈能救国?”

    他还需要小心翼翼实验,不过有方向总是好事。

    顾熙不想自己的命运莫名其妙被人设影响。

    他并非坐以待毙的人。

    “大少爷,府上的东西都归拢得差不多了,您不如去问问睿王何时启程?”

    顾大管家当然看到了石泽,这小伙子真精神,看他劈柴的力度……他眸子睁大。

    大少爷夫妻不是寻常人,孙小姐不是一般的闺秀,连大奶奶捡回来的徒弟都很有练武的天赋。

    这精准的劈柴手段可不是谁能做到的。

    没准石少爷也有功夫的。

    “明日我去见睿王,后日启程去京城。”

    “好勒,国公爷一准去城门口等大少爷。”

    顾大总管语调轻快,“我盼着国公爷能早日见到大少爷。”

    无论顾熙纠正多少次,依然摆脱不了大少爷的尊称。

    顾熙同蒋氏无奈一笑,大少爷叫得他有霸道总裁的即视感,显得他很年轻呀。

新书推荐

重走修仙路大王不高兴赘婿之途上门瞎婿上门金龟婿都市最牛赘婿落霜绝对女婿我有一戒我家系统没有用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