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姨娘

    骆笙顿足,不动声色问:“哪位姨娘?”

    “大姨娘呀。”蔻儿并不觉骆笙这么问有什么奇怪。

    姑娘关心的东西从来与寻常女子不一样,能把那些姨娘分清楚已经很不错了。

    觉得议论大都督的妾室不大合适,蔻儿放低声音,贴心补充道:“大姨娘本就是夫人的陪嫁丫鬟,夫人生前就帮着夫人料理家事了。据说夫人过世时大姨娘正怀着身孕,因为太过伤心哭得厉害,最后小产了……”

    “是么?”骆笙回想着大姨娘的样子。

    一名衣衫朴素、端庄稳重的妇人形象闯入脑海。

    说起来,大姨娘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淡得仿佛一幅褪了色的水墨画。

    可细想起来,其实也是一位眉目秀丽的女子。

    骆笙沉吟一番,走进闲云苑后吩咐下去:“去给三位姑娘和姨娘们报信,就说小公子今日受伤了。”

    此时虽然入夜,却不到就寝的时候,骆辰受了伤,打发人去各处说一声也是应当。

    三位姑娘与姨娘们知道了,当然要去探望。

    不出骆笙所料,骆樱等人接到消息后几乎第一时间就换上外衫去了骆辰院子。

    骆大都督才刚吃完肉饼来看骆辰,突然见女儿们与姨娘们一拨拨过来,一时愣住了。

    “你们这是——”

    六姨娘抹着眼角开了口:“老爷,小公子受伤这么大的事,您怎么没和我们说呢?还是姑娘派人来告诉我们,我们才知道的。”

    “是呀,老爷,这么大的事您不该瞒着我们呀……”

    眼见姨娘们义愤填膺,骆大都督不耐烦冷了脸。

    屁股上挨了一下扎怎么就成了天大的事?

    这些娘儿们就知道添乱!

    姨娘们见骆大都督如此,却没多少畏惧。

    六姨娘揉着手帕道:“老爷,妾听说小公子伤在臀部,要不要紧啊?”

    臀部呢,这要是偏一点——嘶,不敢想,不敢想。

    众姨娘显然都想到了,紧张望着骆大都督。

    小公子可是骆府唯一的男丁,将来她们还要指望着小公子呢,可不能有事啊。

    骆大都督气得脸都黑了:“要个屁的紧,你们赶紧回去!”

    “还没见到小公子呢——”

    一位姨娘正说着,小厮扶松从里室匆匆走出来:“公子说他歇息了,请几位姑娘与姨娘都回去吧。”

    骆樱率先向骆大都督屈膝:“父亲,那女儿先回去了,明天白日再来看弟弟。”

    骆樱一走,骆晴与骆玥随后跟上。

    “老爷,我们也回去了,明早再来看小公子。”一直没开口的大姨娘发了话。

    一群姨娘忧心忡忡走了。

    该不会是伤得太重,不许她们见吧?

    不行,明日要早些来。

    骆大都督抬脚走进里屋。

    骆辰气得脸色发白,见骆大都督进来也没吭声。

    这下好了,全府上下都知道他屁股被扎伤了。

    该死的骆笙!

    在心里骂一句,少年又觉得不妥。

    其实骆笙也是好心,说起来还是父亲纳的姨娘太多了。

    这么一想,骆辰皱眉看了骆大都督一眼。

    “辰儿,你觉得如何,还疼么?为父带来两瓶上好的金疮药,一会儿让扶松给你敷上。”

    骆辰淡淡道:“多谢父亲,不必了,神医给我留了一瓶金疮药。”

    “神医?”骆大都督愣住。

    有间酒肆对面新开了一家医馆他是知道的,也知道医馆的主人是李神医。

    可李神医居然给了辰儿金疮药?

    “神医的医馆就在对面,儿子受伤后姐姐请了神医过来。”骆辰解释道。

    骆大都督陷入了沉默。

    他遇刺后躺在床上半死不活那么多天,平栗他们几次去请神医而不得,要不是笙儿及时回来他这条命就交代了。

    而辰儿只是扎伤了屁股,笙儿一请就来给看了,还送了药……

    他与笙儿的面子差这么多吗?

    让他缓一缓。

    “儿子没有什么事,父亲不必担心,早些回去歇着吧。”

    骆大都督点点头:“那好,你也好好养着,这几日就不要去酒肆了。”

    想到去不成酒肆,骆辰登时心情更糟,懒懒应了一声。

    骆大都督十分理解儿子的心情。

    换他天天在酒肆美滋滋吃饭,忽然不能去了,心情会更差。

    骆大都督一走,骆辰便叮嘱扶松:“明日姨娘们再来看我,就说我还睡着。”

    一想被那么多妇人关心他屁股上的伤情,就心烦。

    “那要是三姑娘过来呢?”

    骆辰冷冷看扶松一眼。

    扶松恍然:“明白了,就说您还睡着。”

    骆辰脸色更冷了。

    扶松迟疑道:“那……请三姑娘进来?”

    骆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淡淡道:“给我倒一杯水来。”

    扶松嘴角微抽。

    他算看出来了,公子对三姑娘就是嘴硬心软。

    唉,贴身小厮也不好当啊。

    一群姨娘走在半路上,便被红豆拦住。

    “几位姨娘是从小公子那里出来吧?”

    众姨娘心藏警惕点了点头。

    “大姨娘,我们姑娘请你过去一趟,想问问小公子的事儿。”

    大姨娘没有多言,走向红豆。

    六姨娘担心大姨娘被为难,壮着胆子道:“姑娘怎么不打发人直接去小公子那里看看?”

    红豆睨了六姨娘一眼:“姑娘想着小公子说不定歇下了,不忍心打扰他。”

    大姨娘回过头:“你们先回去吧。”

    “大姐——”

    大姨娘微微摇头,随着红豆离去,留下一群越发忧心的姨娘。

    “不知姑娘叫我来有什么事?”来到骆笙面前,大姨娘平静问道。

    “大姨娘先坐。”

    大姨娘沉默着坐下来。

    “大姨娘看到我弟弟了吗?”

    “小公子歇下了,没有见到,只是找扶松问了问情况。”

    骆笙示意蔻儿给大姨娘上茶,捧着茶水漫不经心道:“大姨娘曾是我娘的婢女吧?”

    大姨娘一愣,随后垂眸:“是。”

    “我娘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大姨娘深深看了骆笙一眼。

    少女捧着茶盏,神情随意,语气慵懒,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

    在大姨娘印象里,这几乎是姑娘六岁以后第一次问起夫人。

    大姨娘一时没开口,骆笙便静静等着,耐心十足。

    终于,大姨娘道:“夫人啊,与姑娘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新书推荐

王婿第一废婿我为王者何时天晴最强弃少不败龙王最强夫婿重走修仙路大王不高兴赘婿之途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分享,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